随手送书下乡以来的故事

qingliangdian

自从去年写了一篇“乡村阅读是如何开始的”之后,家里多了很多不速之客,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那些常来借书的孩子们很少见我,我偶尔回老家的时候,还以为我是外人似地,不打招呼,直奔书架而去。

这些孩子们来自周围好几个村子,发展他们的是一个叫扈云鹏的孩子,他的字还没练好,借书登记上写的总是“扈云月月鸟”。扈云鹏的小名叫冰冰,是我大舅家表姐的大儿子,已经十岁了。事实上,冰冰常来借书的原因起初只是为了多玩一会儿电脑游戏,因为家里管得严,电脑总是加密,而我们两个村子的距离都不到一公里,几分钟就跑过来了。每次,他都借两本书回去,至于看没看,还真无法确认。五一回家的时候,去他家看他刚出生的小弟弟,冰冰很自觉的做完作业才出来玩,我猜书是有用的。

来借书最多的是和冰冰同村的一个孩子,一次借五六本,一开始家里不理解,怕看闲书耽误学习,他就等到晚上家里人都睡了自己在被窝里打着手电偷偷看。最近好长时间没来换书了,冰冰自告奋勇要去提醒他一下。

孩子们借书的时候自己在一个本子上写下名字和书名,还有书的定价,还的时候留下书再打个勾就行了。有一次一个于寺村特爱毁课本的孩子借了一本定价99元的书回去,吓得他妈晚上就跑过来要把书还了,怕孩子毁了书赔不起。孩子们对这些事情是很认真的,也确实有弄丢过的,带着大人来赔钱,我老爸也没收,而是让他找自己别的书顶了。

现在,借书的孩子,从邻村发展到到远隔好几公里的团村,可见乡村的孩子们对于读书的渴望之深。经过我和我老婆的动员,我的亲爱的老丈人大人参观了借阅点之后,也愿意主动申请一个,于是,就在这个周末,随手送书下乡的志愿者们正在为衡水市第二个借阅点发书。

衡水市儿童阅读地图将出现第二个民间阅读服务机构,我也希望有更多的乡亲们发现这个好资源,主动行动起来,为了自己家的孩子,为了自己村子的孩子,做这样一件有意义的事情。


About

Leave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