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武邑裴氏医院到北京望京医院的路

裴氏医院在地方上显然是一个大有名气的私人医院,据说还有保定的病人专程赶来看病。

父亲的腿疼有几个月了,虽不影响走路,但用力和往里外使劲的时候就会疼。就着带小姑去裴氏医院换药和带爷爷去武邑县建设银行激活社保卡的机会,父亲也在裴氏医院挂上了号,拍了片子之后,那里的大夫(据说就是院长一个人)在诊断书上写下了股骨头坏死这几个字,父亲的心情立马一落千丈。

我离开医院去办事回来,父亲正好拿着诊断准备去继续作核磁,我拦下来,坚持要带他到北京来看。这样做基于两个发现:1. 裴氏医院放射科装修简直相当业余,除了一个大门是用不锈钢包的,其他地方没有任何屏蔽;2. 看病的大夫远远瞧过去没有任何一个职业医生的斯文,更像是一个坐着看病的兽医。

第二天我们就来到了北京望京医院,找大夫加号,医生接过裴氏医院拍的片子看了一眼,在父亲身上探查了几处之后,诊断为滑囊炎,治疗方案是马上做一个小针刀手术,另外开了七天的中药,一周后复诊。

小针刀似乎就是用很长的针头将消炎药直接注射到发炎部位,打完立马下地,不影响走路。大夫说预计两三天之后疼痛可以消失。

今天是第三天,效果应该是有了,所以我想尽快将这个过程记录下来。我并非完全不相信私人医院可以做得更好,只是在缺乏管理监督的基层卫生体系下,这样的好事似乎更像天赐一般,没有那么幸运可以遇见。

假如按照股骨头坏死治疗,不仅是那个院长“病不在我身上”的话在心理上难以接受,而且“打孔”等治疗手段的实施将造成不可逆的损伤。我不敢再想象下去,只有庆幸自己当时的果断。

About

Leave Comment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