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所有的有机农场都只为官员服务

我跟朋友说,我在老家天天吃的都是这样的菜,只是每次回家都要做一个晚上的火车,让我很明显知道这是两个不同的世界。

这一次下午下地摘菜,尤其是捡的几根歪劣的黄瓜都极为好吃,而上午吃的还是顶端结疙瘩的激素黄瓜。

尽管我题目是这么写的,不是所有的有机农场都只为官员服务,但实际上那昂贵的价格也不是一般市民能够承受的起的,一年下来,一个人光吃菜的钱差不多都要一万。

想要恢复传统的种植方式,推广新型的有机农业,重建人们对蔬果的审美是最重要的,尤其是大众媒体要告诉已经看惯了光鲜顺溜的尿素瓜果的人们,什么样才是自然的产物。

我舍不得我的故乡,这次决意去北京,也是一方面能做事挣钱,一方面盼着哪一天我的乡村变成了我梦中的村落,我得在自己的家园做些什么。比如让农业时尚一点,有人已经这么做了。


About

Leave Comment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