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路线问题

爷爷一生坎坷,相关细节见:我的爷爷

爷爷希望我守住祖业,至少是目前家里那三套院子。我总是说我会回来。而我在武汉,一个离家一千二百公里的城市,呆了七年了。这将近我一生的十分之一。

那么我的路线差不多就是两条,一个是留在武汉,买房,娶妻,生子,再买个大点的房子,把父母接过来,让他们远离所有的一起生活了几十年的亲朋。

另一条则是,我继续在这里晃荡几年,回我的故乡,或工或农,过另外一种生活,也许是我更加向往的生活。

人一生总要有个归宿,而这个“个”也绝对是一个,你总不能用分身术死在两个不同的地方吧。而一个有道德有教养的人又不能不顾双亲,所以还不能等到自己等死的时候再去那个地方,至少提前二十年,去让那天伦之乐变为现实。

所以,我要找一个什么样的人做自己的妻子也就比较明确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